收藏本站( Ctrl+D )

分卷(58)

他通宵做出了雏形,将以往一起学习的几个室友喊了出来,几人一拍即合,就立项了第一个游戏方案。

几年时间过去,游戏公司在卫屿手中经营地有声有色。

市场方面的事情他时常会请教温喻,在师父带领下,如今也算得上半个管理专家。

可把好不容易才做足心理建设,让自己接受卫屿不喜欢管理公司这件事实的楚檀,气得好几天没缓过劲来。

话说回来,当年卫屿担心楚檀指责而紧张地要死,没想到楚檀只是轻巧地一瞥:干嘛,你不就私下偷偷做那啥主播吗,以为我不知道?你在海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租房子,还活得有滋有味,连我送给你的那辆车都养得起。楚檀拍拍儿子的肩,轻笑:以为我不会查的吗?

卫屿咬紧了牙:原来你送我车,是刻意用来探我私房钱的?

楚檀这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。

什么是塑料母子情?

这就是真正的塑料,都已经塑成菜市场批发聚乙烯了。

温喻算了算日子,卫屿这次出国,恐怕没有两星期都回不来。

咽下喉头不舍,温喻悄声道:注意安全。

就这么?卫屿低头看着他,眉带笑意,我的学长,你只有这句话想跟我说吗?

结婚那么多年,卫屿还是改不掉他喜欢喊温喻学长的习惯,每次听到都会让温喻一阵面红耳赤。

你还想听什么?温喻被他握住手臂,语气顿时软了八分。

如果被其他员工看到温喻这幅样子,恐怕会吓掉下巴。

借着灯光,卫屿仔细地阅读温喻干净漂亮的脸。

这家伙,恐怕这辈子都说不出几句情话吧。

卫屿抱住温喻,看着学长在他的怀中被轻易撩起情意,卫屿吻了吻他的鼻尖:我要你教我画一张素描。

素描?温喻没明白。

卫屿勾起唇,凛冽的眉眼间出奇地柔软,没有一丝传闻中冷面冷情的气氛。

没错,素描。卫屿回忆着,就是像我们大学时候一样,我们不需要任何顾虑,没有压在肩膀上的一切责任,只有你和我,以及一张画纸。

卫屿捧起温喻的脸,认真地凝视着他,视线仿佛能望穿那对清亮的眸。

你知道吗,当初在被你握住手腕,指导着笔尖走势的时候,我感觉。卫屿声音很轻:这就是我未来人生需要的一切。

温喻瞳孔微颤,抿住唇,默默点了点头。

他到楼下买来了笔和纸,压在用来工作的办公桌上,握住卫屿的手,一笔一笔地绘画。

卫屿安静地任由他握着,仿佛这一刻他是一根人形的巨大画笔,只听命书写出温喻脑海中的一切。

一副图很快画完。

画面上,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站在讲台上,挑着被刀划伤的左眉,凝望台下拥挤推搡的人群。

眼底满是浓郁不羁的野性。

隔着半条校道的不远处,一身白衣的青年缓缓走过,无意间回头望了一眼。

那一瞬,仿佛时光穿越了浩瀚长河,来到他们相识的瞬间。

涓流不息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没有存稿,我今天日了万,一口气码完的全文,一口气也全发了。

这篇文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完成的小说,虽然字数不算多,缺陷数不胜数,但它的确是我第一次孕育出来的宝贝。

开文前我没有任何大纲构想,只是单纯想写点什么,就很鲁莽地动笔了。

无数个因为剧情掉咕毛的日夜,很感谢有你们,有每一个可爱的读者。

真的非常感谢,感谢你们陪伴我,陪伴着卫屿和温喻,走完了这个故事。

我们下次见。

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

万书网txt小说下载 ninenolog.com 地图 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