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( Ctrl+D )
当前位置:万书网txt小说下载>科幻灵异>猎梦医师> 猎梦医师 第85节

猎梦医师 第85节

这种破坏名胜古迹的做法当然十分恶劣,也绝对不提倡,但这种行为就是秘文疗法的原理。

当然可以用于秘文疗法的地点不止有名胜古迹,像叶良辰要寻找的沙漠中的绿洲,也具有同样的功效,而且效果远比一些名胜古迹要好得多。所以我猜当年那个医生开的所谓秘密处方,其实就是我刚才说的秘文疗法。

听了我的话,皮特张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了几秒,然后微微翘起嘴角道:“你的确有点本事。”

对于他的夸赞,我一点也得意不起来,也没做出什么反应。

皮特张这时又说:“我虽然不知道你说的秘文疗法,但当年我们其实也找到了那片所谓的绿洲。”

这件事我已经事先通过日记本有所了解,所以听后并未感到多么吃惊。

皮特张说,那片绿洲和我们现在所在的雨林相比,连片荒地都算不上,应该说是即将被沙漠吞噬的绿洲遗骸。

尽管如此,叶良辰还是在里面留下了一些东西。

“是什么?”我立刻追问。

皮特张说:“一个铁盒,里面有一张字条,由于当时是我陪他去的,所以我记住了那个位置,偷偷跑回去看过。铁盒里面是一张字条,上面写着一行字。”

我屏住了呼吸,心跳开始加速。“然后呢?”我问。

皮特张的表情变得十分微妙,说了句:“我多希望自己没有看到那件事!”

我愣了一下,问:“这就是字条上的那句话?”

皮特张点头。

一开始,我的大脑里有那么几秒钟的空白,但很快就有一条线从空白中钻了出来,把之前散落在大脑里面的很多碎片都串联起来。

难怪皮特张一开始就猜测叶良辰的问题和阿军的死有关,让他有这种想法的源头,恰恰就是因为他看到了字条上的内容。

我同时又想到了那本行程日记,正是因为叶良辰一直对阿军的死耿耿于怀,或者说他一直都在关注这件事,因此它才有机会看到那本日记。

所以说,叶良辰当时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那片绿洲,不仅是富家少爷的一种任性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他想把阿军被杀带给他的阴霾彻底葬在那片沙漠中的绿洲里。他在自我治愈。

这样一来,大部分疑团都被解开。

我这时不经意间和皮特张对视了一眼,发现他眼睛里还藏着秘密,于是就问他,这其中还有什么没有说透的事儿。

皮特张此时也似乎说红了眼,大有要把整件事嚼烂的意思。

他先是说:“你之前不是问我,为何当初我们商定是留两辆汽车,但是最后却留下了三辆,其中还有一辆满油的?”

我感觉自己的太阳穴跳了一下,接着就问:“你其实知道原因?”

“真正的原因我不好说,但我可以和你讲一下我的猜测。”

“你讲吧!”此时的我已经迫不及待。

皮特张在说出自己的猜测之前,先是绕了个弯子。

他问我:“你猜一下我们当年发现绿洲的位置在什么地方?”

我心说沙漠这么大,要怎么猜?可看他的表情,又觉得这件事似乎很蹊跷。答案应该很容易触及到,否则他不会让我盲目地猜。

我想了一想,忽然就冒出一个想法,说了句:“你该不是想说,那片绿洲实际上很好找吧?”

皮特张笑了:“你的脑子很活,答案已经很接近了。”

我兴奋起来,感觉自己即将够到了某种东西。

皮特张接着就说:“我们当时找到的绿洲,其实离公路非常近!”

我的大脑捕捉到这句话后,立刻就开始反复推敲琢磨,试图解析重要的信息出来。

皮特张这时又来了一句:“再和你透露一件事,当初带我们找到那片绿洲的人其实是施政,而且建议叶良辰去找那片绿洲的人也是他!”

这句话几乎直接敲到了我的神经上,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第165章 沙漠之行的真相

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将整件事的脉络梳理清楚,然而皮特张刚刚说出的那句话,却好比一只大锤,将那些已经快要连在一起的信息碎片全部都敲成了粉。

我困惑了一会儿,问道:“你说他帮忙,或者说他是这次行动的主力我都能理解,为何要说是他建议叶良辰去找那片绿洲的呢?”

说完这句话,我又想到了那本日记。尽管记录的人有人格分裂,但并不妨碍从里面找到重要的信息。

按照日记本上所记录的内容,可以推断出,施政就是阿明口中的队长。日记本上说,队长对这次行动有很大的意见,动不动就要用脏话问候叶家的人。可如果提出这次行动的人是他自己,那他就是自己反对自己,这没有道理啊?

不对!我被骗了!

队长,也就是施政的表现是有意为之,他是故意做出来给阿明看的。

既然阿明有人格分裂,那么当时车上就不是三个人,而是只有施政和阿明两个。

通过皮特张对我的描述,足以见得施政这个人十分的狡猾,并且心思缜密。既然皮特张能发现阿明的异常,施政不可能完全没有察觉。

所以他才会在车上演戏给阿明看,以自己对叶家不满的方式,来掩饰自己的某种目地。而他所掩饰的事情,就是这次的沙漠之行,他才是幕后主使。尽管阿明可以听他的话去杀人,但他已经不再信任有人格分裂的阿明。

这样一想,或许当初看到日记,并且撕掉那关键一页的人正是施政。他保留了对叶家人的不满,却消除了自己的嫌疑。

但,我总感觉有些事情还是想不通。他策划这次行动的意义何在呢?

我忽然又想到了那辆满油的汽车,以及皮特张刚刚说的话,那片绿洲其实离公路很近。我的脑子里立刻就冒出一个极为大胆的设想,难道说,施政此行真正的目地,是为了那些越野车?

我在尝试重新拼接这块拼图时,皮特张不停地问我想到了什么,我被他追问的有些不耐烦,就把最后想到的结论说了出来。

皮特张听到我给出的答案,原本轻松的表情反而变得严肃了,眉头不经意间锁在一起,但很快就舒展开,接着他小声道了句:“厉害!”

看来我想对了,不过我为此感到更加的不可思议,想不到这次看似对一个人来说,充满意义的治愈之旅,竟然是另一个人精心策划的抢劫。

我顿时就觉得胸口被一团浊气填满,甚至连呼吸都感觉到有些困难。

皮特张却一副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了的表情,嘴角微微翘起,眼睛直直地盯着我。

“这件事也是你窃听到的?”稍稍回过神来后,我问皮特张。

他摇了摇头,道:“其实是叶夫人无意间说漏了嘴。我们当时在这片沙漠行动时,曾路过一个村子。”

这件事日记本中也有记载,我的心里跟着附和了一下。

他继续又说,当时那个村子的人对他们的行动十分不能理解,觉得他们此行根本就是自杀行为。跟着皮特张就听叶夫人低低的抱怨了一句,都怪阿政出的馊主意,非要到这么远的沙漠里来。

皮特张说,阿政是叶夫人对施政的爱称。她以为自己说话的声音很小,但皮特张还是听到了。他当时也吃惊了好久。之前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趟沙漠之旅居然是拜施政所赐。

但他当时并没有深入地想这件事,觉得不管是谁发起的这次活动,快点达到目的,好返回到安全的地方才是他应该思考的正事。

发现他们的行程有问题时,是在他们离开村子以后。

皮特张很快就发现他们其实是在原地绕圈子走。

尽管当时负责规划路线的人是皮特张,然而车队里负责领头的施政却根本没有按照他给的路线前行。

换作一般人,发现了这样天大的问题,一定会第一时间讲出来,他们毕竟是在沙漠里活动,稍后不慎,就可能会全军覆灭,怎么还会出现在沙漠里绕圈子这种傻b行为呢?

然而皮特张并不是一般的人,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问题,施政毕竟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,对于这种级别的行动经验丰富,再怎么愚蠢,也不会蠢到在沙漠中原地兜圈子。

皮特张联想到叶夫人不经意间说出口的话,这次行动的发起人恰恰就是施政,因此他隐约觉得整件事有莫大的蹊跷,因此即便发觉异状也装作浑然不知。

他不开口,其他人更加难以发觉他们的路线有问题。

他们绕着一个大圈赶了两三天的路程,终于还是停了下来。跟着没多久,他们就找到了那片绿洲。

皮特张当时就冒出一个想法,施政从最初就知道那片绿洲的位置在哪儿,却还是故意绕了好几天的路。

但皮特张当时并没有立刻想明白施政这样做的目的,直到我今天抛出关于越野车的疑惑,他才梳理清楚在心里埋了近十年的谜团。

皮特张最终得出的结论和我想的一样,施政背后应该还有一个团队,协助他共同完成这次行动。

他们从老家沈阳出发的时候,一共开了二十辆全新的悍马车,每辆悍马的价钱都在150万上下。

而他们最终回来的时候,仅仅开回来四辆,期间真正被埋在沙漠里的只有一辆。

假如其他的车都被施政手下的人开走,那么他光是车钱就敲了2000多万,这还没有算其他方面的活动经费。

整件事经过我和皮特张的分析,已经变得十分明朗。

施政这伙人原本策划要用绑架的方式敲叶家一大笔钱,结果这个方案在推进过程中遭到了阿军的反对。与此同时,施政发现了自己被窃听的事,以为是阿军所为,就让阿明杀了阿军灭口。

没想到叶良辰无意间目睹阿军被杀的经过,反而对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,之后又因为想要弥合那件事对叶良辰造成的伤害,施政第二次策划了一起相对安全的“绑架”方案。

整件事因为施政而起,又因为施政而结束,受伤害的却始终都是叶家的人。

我越想越觉得讽刺,忽然就笑了出来,然后说:“我真想知道如果叶夫人知道整件事的最大祸害就是自己的宠物施政,她会是什么样的想法!”

“我也很想知道,但这件事又绝不能让她知道。”

我跟着又问:“既然叶良辰目睹了那场谋杀,为什么不报警?”

皮特张摇头冷笑:“这就是你不懂了,大家族内部发生的事情,很少找警方解决,越大的家族越是如此。而且我猜,叶良辰应该只看到杀人经过,未必看清杀阿军的人就是阿明。至于他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,那就是性格问题了。”

我沉默了一会儿,随后又问:“施政现在还在叶家么?”

皮特张仍然冷笑:“怎么可能?那次从沙漠回到沈阳,他就离开了叶家。之后去了越南,据说后来在当地和人交恶的时候被人杀了,也算是恶有恶报。”

他紧跟着叹了口气,说:“一个受到过巨大创伤的人,再次发病,一定是又遭遇了另外一件创伤事件。”

我被皮特张的话点醒,道:“你的意思,这次诱发叶良辰出现精神问题的事件也被他埋在这片绿洲里?”

皮特张点头:“当年那片绿洲有一块标识牌,上面写着‘死亡之地’。叶良辰对那块牌的印象很深刻,我们要想找到线索,就需要先在这里找到那块标识牌。”

皮特张几乎话音刚落,我就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。

我连忙转头,看到身后的东西,差一点被吓出精神问题。

第166章 豹口逃生

我和皮特张聊叶良辰的事,原本神经绷得很紧,忽然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我还以为是吴海洋听到我们的说话声,找了过来,然而当我转过头后,却看到了刚刚追我的那头猎豹。这个狡猾的猫科动物看来刚刚一直就在附近转悠,等我们过来自投罗网。

我顿时就感觉头皮要炸掉,大脑来不及思考,拔腿就开始狂奔,慌乱中还在思考刚刚走过来的路还能不能找回去,如果在被猎豹追上之前能顺利钻到车里去,至少还能保住一命。

我刚跑出去没几步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猎豹嘶吼的声音,顿时就想到了皮特张。他那瘦弱的身躯和猎豹相比,简直就是小鸡仔一样,猎豹发起飙来,轻而易举就能将他撕成碎片。

想到这一点,我一瞬间起了恻隐之心,心说以他现在的体力,根本不能像我这样逃跑,就算跑起来,只要跑不过我也是一样的下场。

还好我在猎豹追来之前和他聊完了关于叶良辰的事,如果没有他提供的情报,我就算在这片雨林死上好几次,恐怕也找不到关键的线索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万书网txt小说下载 ninenolog.com 地图 导航